400-150-1698
  1. 首页 > 典型案例

为企业家辩护成功经验分享

作者:北京刑事辩护律师 日期:2021-06-10 15:50:53 

一、案情简介:


某电业工程公司2016年同某省能源建设公司签订施工合同,总工程量大约为1.5亿元。合同约定在承包范围内所有工程完工完毕后15日内发包人支付总造价30%的工程款,验收完毕后15日内支付全部工程款。
某电业公司在施工完毕后,某能源建设公司以面板及组件不牢固、电缆穿线管部分破损、预制桩部分下沉和支架弯曲变形等理由,拒不支付相关款项。因为该工程前期没有任何预付款,工程完工已经2个多月,某市某电业工程公司已经垫付了四400多万的施工及人工费用,公司老总决定拆卸调整已完工的部分发电工程。因为有的已完工工程已经并网发电,某省某能源建设公司给公司造成5000多万经济损失为由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将某市某电业工程公司副总陈某某等人刑事拘留。


二、签订委托后要了解是否构成涉嫌的罪名


我们接到案子后首先了解涉嫌罪名的构成条件,看看嫌疑人是不是构成涉嫌的罪名,如果确实构成了涉嫌罪名,那就要看嫌疑人具有不予起诉、减轻或者从轻的条件。比如构成本罪的重要条件之一是被破坏的对象需正在或者等待使用及其运营中,因为被破坏对象没有处于这一状态的,不能够对生产经营产生足够影响。再比如虽然达到法律规定的追诉标准,如果具备主动投案自首,社会危害性不大,并且主动赔偿受害人等情节的,有可能被免予刑事处罚等等。


三、陈某不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具体理由


嫌疑人陈某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犯罪,决定本案是否构成犯罪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是某电业工程公司对未竣工验收的组件及支架等材料设备是否具有安装、拆卸或者调试权,如果有安装、拆卸或者调试权那就不是故意破坏。二是某省某能源建设公司对已经完工但没有验收的部分工程,是否具有投入使用或者经营权,工程没有经过验收不能认定为达到了运营的条件。


嫌疑人陈某所在的公司拆除组件及其支架等材料设备,是发生在没有竣工验收之前,至今某省某能源建设公司也没有验收某市某电业工程公司的施工工程。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及社会一般经验法则,没有验收就等于没有交付,故没有验收之前的安装、拆卸或调试权仍然属于施工者。某省某能源建设公司对已经完工部分工程非经验收投入使用或经营,属于非法运营。这些已完工的工程因为没有验收,即使国家允许部分工程可以提前并入电网,也应当验收合格后才能投入使用或经营,没有验收的工程因为极有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是不允许投入使用经营的,其运营应当认为是非法的运营,非法运营不被国家法律所保护。


故某市某电业工程公司拆卸和调整某省某能源建设公司没有合法经营权的这一小部分工程,不符合破坏生产经营罪的构成条件。


四、主要从程序上要尽量穷尽主张诉求的环节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37条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第161条规定,在案件侦查终结前,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侦查机关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并记录在案。辩护律师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我国《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 》第54条规定,在人民检察院侦查、审查逮捕、审查起诉过程中,辩护人提出要求听取其意见的,案件管理部门应当及时联系侦查部门、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对听取意见作出安排。辩护人提出书面意见的,案件管理部门应当及时移送侦查部门、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
我们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及时同办案民警,侦查机关领导以及检察院有关部门沟通,及时把我们的法律意见传递送达给有关人员,让他们及时了解到辩护律师的声音,对安家公正处理起到了好的效果。

                                                                                                                                     
五、提高到政治高度


如果司法机关确实存在办案错误的,能提到政治高度的还要提到政治高度。比如这个案件我们在给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的法律意见书中,及时表达了企业经济纠纷不能按刑事案件处理的意见。我们认为,党中央、国务院针对民营企业保护专门召开了座谈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坚决要求杜绝司法机关把企业经济纠纷按刑事案件处理,公安部在2018年11月17日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强调坚决防止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案件,发现错拘错捕等执法问题的,必须在第一时间依法纠正。这是一起纯粹的经济纠纷,不存在故意破坏他人生产经营的事实,不能把拆卸和调整材料设备的行为,片面认定为具有恶意破坏他人生产经营的主观故意,请求司法机关认真考虑辩护律师的法律意见。


把有错误或者瑕疵的案件提升到政治高度,有利于对司法机关有关人员产生警示及提醒,对促使司法机关谨慎办案、公正办案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注:本文作者为北京执业律师  李红钊)



随便看看